張貴英庭審“翻供”稱不確認被擊斃者是周克華 - 擴展閱讀 - 江蘇AG放水時間儀表有限公司---官方主頁
服務熱線:0517-86901876 / 86902876
專業服務
|

張貴英庭審“翻供”稱不確認被擊斃者是周克華

點擊數:34272013-01-16 09:27:38 來源: 江蘇AG放水時間儀表有限公司---官方主頁

“周克華也已伏法,隻有張貴英一人了,必須要見一見,討個說法。”1月15日下午,王虹(音)帶著背簍裏的嬰兒,試圖進入重慶市沙坪壩區法院刑事庭。法警攔住了她。法庭裏的身著黑色棉衣,牛仔褲,長發齊肩的張貴英背對聽眾。

  約14時40分,她走入被告席,白皙的臉淡無表情。整個下午,張都言語低沉,聽眾覺得她答問簡練。隻有幾次,麵對不斷重述的“周克華”案情,張貴英到了情緒邊緣。她問,現在是審我,為什麽總提到他?事實上,那個“周克華”是誰?做過什麽?仍然與張貴英的命運緊密聯係。

  自2012年4月結識周克華,張走入她不曾設想的一條路。在筆錄材料中,張曾向訊問人員承認自己有罪。在庭審後段,張辯解這些口供。她強調自己與周克華“沒有感情”,“就是金錢交易”,並且不知道曾收下的6萬元的來源,也沒有真的認為能拿到周曾承諾的40萬元。

  針對檢方以涉嫌掩飾、隱瞞犯罪所得罪和窩藏罪起訴,兩位辯護律師姚飛和李永超自稱係義務為張進行無罪辯護。他們試圖要求控方先證明:810槍擊案是不是周幹的?被擊斃的是否是周?拿給張6萬塊錢的人,是不是就是被擊斃的人?

  審理近5個小時後結束,法官並未當庭宣判。結局對張似乎並不利。據辯護律師轉述,檢察官向法院提出,對張處以有期徒刑4-7年,並附帶經濟處罰。這高於兩項指控在刑法中規定的最低刑期。姚飛對本報記者說,張貴英是否有罪,應該以事實,而不是她的口供為依據。

  爭論“窩藏”和“犯罪所得”

  一共3頁的起訴書中,針對張貴英涉嫌的兩項犯罪,檢方一一陳列事實。在庭審前,檢方向媒體透露了部分筆錄證據。主要包括,張承認曾受周所托為其購買一支口紅;曾在槍擊案後收下周給的6萬元錢,分多次存入銀行;也承認在宜賓曾見周持槍。辯護律師也有針對地向媒體指出,這些文字沒有準確描述張貴英的主觀想法。

  2012年4月,張貴英在宜賓和周克華相識後將其帶至自己家中同居。檢方材料顯示,周克華最初稱,自己名叫“劉東”,是一位海歸;其間,周翻出通緝“曾開貴”的信息給張看,“曾開貴就是我。”當時20歲,出身貧窮農家的張貴英“不信”,周提出會給張50萬元,張決定與之共赴重慶。

  周克華向張還展示過一支槍——王虹的丈夫2012年8月10日上午從中國銀行上橋支行取款出門後,周克華拔槍射擊,兩名遇害者倒地後,周帶走7萬塊錢。中午,在沙坪壩區陳家灣一家7天酒店,周將其中6萬元交給張貴英,叮囑她分多次存入銀行——因此,檢方認為張貴英涉嫌掩飾、隱瞞犯罪所得罪。

  檢察官強調,在2012年8月10日至8月13日期間,張貴英多次用不同電話號碼與周克華通話或短信往來,將自己了解的警方偵查和追捕情況告訴周克華,並向周克華提供化裝用的口紅——據此項和其他與周同居等行為,檢方指控張涉嫌窩藏罪。

  辯方認為,如果所謂“窩藏”是指周在宜賓期間,張明知周持槍,還為他提供住宿。“現在公職人員配槍的也經常到某些場所去玩,怎麽就辨認對方一定是壞人呢?”

  檢方提出張貴英在周克華於重慶的藏匿中提供了幫助。辯護律師提出,周克華到重慶後並沒有和張貴英住在一起,案發後兩人也隻是通過短信和電話聯絡,張貴英並沒有窩藏周克華。

  “張貴英年紀尚小,判斷力弱、文化水平有限,以周克華的反偵察敏感性,不會將機要事情托付給張。”

  就“犯罪所得”,張貴英自己說,810槍擊案後見周,是周短信中讓她到酒店去拿“40萬”——最終給了張6萬元。檢方材料稱,就當天中午,周克華和張貴英在沙坪壩陳家灣“7天連鎖酒店”附近見麵,將6萬元贓款交給張貴英,張貴英將贓款分別存入建行、農行卡中。

  張在庭審中辯稱,自己不能確定這些錢是否合法。此後檢方陳列了兩人在8月10日至8月13日的通話通信記錄。張辯稱,自己提供給周的信息,都是網上公開信息。

  張貴英認不清周克華

  在15日庭審中,辯護律師對一些筆錄證據提出疑義。比如,筆錄顯示張貴英能清楚記住周在一起生活期間的物品,包括塑料瓶蓋顏色。律師認為這與張貴英的日常行為特征不符。同時,控辯雙方的焦點都引向“周克華”這一變數。

  律師李永超說,檢方有出具鑒定報告,稱張在錄口供時精神正常,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。但張在庭上說,自己隻要一緊張就會犯病。律師說,一個女孩被七八個警察抓到刑偵大隊,張說自己整個人都是暈的,到哪裏了都不知道。所以法院應該考慮她口供的真實性。

  此外,周克華被擊斃後,當時有報道說,周克華在8月10日犯案後曾跟張貴英短暫通話,說10日沒搞到什麽錢,準備在14日“再幹一次大的”,但在張貴英的筆錄中並無這些內容。

  辯護律師認為,如果周克華仍在世,對張貴英行為的認定,需要以周克華的犯罪證據為前提。比如周是不是實施了810槍擊案;如果周克華已死亡,也同樣需要證明,張貴英認識的曾自稱“劉東”的周克華,與檢方所稱“周克華”是同一人。

  當庭法官曾陳列12個人的身份照片信息,讓張貴英指認,張指向第10位,但第11位才是周克華。然後,當庭放了一段810案件中的視頻剪輯,張認為視頻中男子走路不像周。庭上張也無法辨認照片上被擊斃的是否周。此前媒體報道,周克華的母親也沒有現場辨屍。但檢方在庭上出示了相關DNA鑒定記錄。

  一位辯護律師說,他自感幸運沒有在開庭前日會見張貴英,否則這種連續“錯認”,很可能讓律師背上教唆當事人的嫌疑。姚在最後辯論階段情緒激動,眼眶含淚,數度哽咽。有法庭工作人員認為,“翻供”和律師在庭上的部分行為,可能並不有利於當事人。

  “律師這樣的辯護是有道理的,關鍵是看證據足不足,有風險也很正常。”熟悉重慶司法環境的上海律師斯偉江認為,翻供與否是當事人自己的選擇。法院也不應該根據律師的對抗性強弱來影響裁決。“對抗性強,(有時)也隻是為了把事情搞清楚。”